2010.01.02 Sat 10:51

新年因你快乐 (贺文)


“当当当......”
客厅的古董钟敲了十一下。李穆穹平躺在那宽大的暗色真皮沙发上面,已许久没动。 月光从不远的落地窗投了进来,能隐隐约约看见少年躺在那的模样——手臂搭在额头上,另一只手放在身旁,双腿弯曲着,白皙的脚踝露了出来,看上去却觉得十分脆弱。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少年毫无前兆地坐正了起来,对着门口轻轻叹了口气。他站起身,舒展了下那健壮的身躯,又枯下去了,走向浴室,留下了一个脆弱孤单的背影。
“刺啦——”
打开水龙头,喷洒出的是冰冷的水。十二月三十一的北方城市,雪有多冷,凉水也不会差太多。但李穆穹却不是很在意,两三下脱光身上的衣服,深吸一口气,然后站进冷水喷洒的范围内。李穆穹不经常这样做,不经常和自己的身体过不去,只不过是在那个人答应过的事没做到的时候,在谁也不知道情况下虐待自己的身体,也算是给他一个惩罚,尽管他不会知道。多好笑啊,他勾了勾嘴角,还真的笑了出来。用伤害自己去惩罚他人?
不到一会儿他就觉得冷了。虽然他平时经常锻炼身体,但人并不是铁打的,明明就是寒冷天气,再让冷水吸收身上的热量,他一个十六岁的男生怎么受得了?他打了个哆嗦,随便搓了搓脸,把水关了。明天早上再洗个热水澡好了,现在的他只想迅速地套上睡衣滚床上去。
李穆穹是个正常的十六岁少年,却很少在晚上九点种后睡觉。再表明一遍,他是个很爱惜自己的人,有个更关心自己的哥哥。其二便是他功课一般都能在学校完成,再不济也是晚上吃饭之前写完,他也不怎么用电脑,所以不像学校的其他同学那样沉迷网络。六点钟准时吃晚饭,然后出去散步,七点左右的时候在家里专门的场地练习下柔道,然后洗个澡,躺上床就能睡着。
他擦干了身体,往门口走去,路过长镜的时候却停了下来。六年了,他学柔道已经有六年。
正确的来算,确凿是六年前,十二月三十一日,他十岁生日的那一天。那天晚上六点,父母如往常不在家,在他们自己开的小公司里忙碌,这不足为奇。但奇怪的是那天刚上大一的哥哥也很晚都没有回来。他坐在小凳子上等了很久,直到了晚上十点十三分,哥哥一脸疲倦地开了门进来,明明看到了他坐在客厅却一句安慰的话都没有说,直接进了他自己的房间然后关上了门。那时候的他愣愣地坐在那里,不知所措,也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直到他听见了哥哥房间里一些不对劲的闷沉的响声,他才感觉到了不对,冲到哥哥的房间门口,把房门撞开,第一件入眼的是雪白的墙壁上那鲜红的血渍,他感觉到窒息,下一秒却发现哥哥“好好”地站在一边,双手伤得让他都不忍去看。他想靠近哥哥,却突然被暴怒的哥哥给摔在地上,之后的他没有印象了。
后来才知道那天晚上他的父母出了车祸。
后来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去学了柔道,而这几年来,一直把那次当作哥哥给自己上的第一课。
李穆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六年前的身体还是瘦弱不堪,但现在大部分同龄人缺少的肌肉他的都发展得很完美,每一块都充满了爆发力。忽然想起哥哥以前经常在这架镜子前整理西服,束起长发的样子,李穆穹突然左手贴上了镜面,然后是右手,再然后,他的脸也满满凑近,近得连呼吸都能听到了。近距离呼出的水汽让镜子里轮廓分明的脸模糊了下,只不过他还是能看见自己那和哥哥十分像的浓眉,眼睛,和眉眼间那摸惊人相似的愁思,虽然淡淡的。
瞬间他又离开了镜子,嘲讽自己的自恋。
李穆穹随意套上了佣人昨天洗了叠好放在架子上的浴衣,开门走了出去。
应该已经很晚了,估计再过一会儿十二点就会到,然后较远地方疯狂的人们会放一些礼花庆祝新年。他却是累了。你又犯什么傻,他想,尽管那个人再忙都不会忘记自己的生日,但是他却绝对不会赶回来,瞎等又有什么用呢?
当父母死后,他的哥哥在大学读了一段时间便读不下去了,勉强接手了父母的公司(为了养李穆穹而且不让他们兄弟负债?),而那之后半年,李穆穹都没有见到自己的哥哥一面,屋子里除了他自己便是被哥哥找来照顾自己的一个远房亲戚。从那时候他变得慢慢懂事,还从亲戚口里了解到哥哥接了父母的公司后慢慢做大了起来,后来还请来他那名牌大学的一些熟人朋友来公司。怪不得生活条件越来越好了,要什么有什么,以前要雇一个佣人简直都是妄想。只不过之后自己的生日,哥哥却是一次都没有帮自己过了,不是提前送张卡片就是新年后一个星期给自己送块名表什么的。
他早就应该习惯了,却还是有些失落。
走到客厅的时候却发现客厅好像比自己离开的时候更暗了些,却发现落地窗的窗帘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什么人放了下来。他皱眉,不可能是佣人,她应该在晚饭后洗完碟碗就走了,那会是谁?李穆穹的心跳突然加快,难道是……
他忽然听见黑暗中大约是沙发那里响起了一个低沉却微带戏虐的声音:“你总算洗完澡啦?”
还没等他反映过来,前面的微寸液晶电视忽然亮了起来,开始播放一段录像。录像中记者正在采访一名和他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少年。
“李穆穹同学,你已经连续三年取得了全国柔道大赛青年组的冠军,对此你有什么感觉?激动么?”
却见画面中正在灌水的李穆穹停了下来,不屑地瞥了镜头一眼,又冷淡地转过视线,说:“应该的。”
观看录像的李穆穹笑了出来,原来自己前几天比赛的时候这么拽,他自己平时丝毫都不知道。
却见记者接着说“天哪!这对你来说都不算什么么?那请问你对自己设定的目标是什么呢?”
“我哥。”
看来记者采访他之前没有做功课,没有借“商业天子”这个头衔好好借题发挥下。
“那你能向大家描述下你哥哥的样子么?并说说为什么为什么你把你哥设作目标呢?”
录像里的少年沉默。
天哪,多愚蠢的问题。被采访的时候他这样想,重看录像他还是这样想。但是他突然想起了什么,心底突然“咯啦”一声,不妙!!!
他猛地冲上前把电视关掉,整个客厅又恢复了一片黑暗。只不过李穆穹却忘记了他家的电视有点特别,不把电源关掉的话,音响还是会继续放出来,只听见身旁的音响清清楚楚地放出了少年好听的声音。
“娘娘腔。不知道。”
沙发那边有点动静,似乎是那个人站起来了,走近,把电视的电源关了。
李穆穹转身,可怜兮兮地唤了声“哥……”
李穆宇却说:“其实我觉得娘娘腔挺好听的。”
才怪!李穆穹心底呐喊。
周围的人都知道小时候的李穆宇最讨厌别人叫他娘娘腔,因为他留着一头长发,小时候长得也特别俊(好看),所以同学们都喜欢用这个名称取笑他。但现在怎么可能还会有人这么觉得呢?现在已经二十三岁的李穆宇虽然还留着一头长发,却意外地给他添了几分男性魅力,撇开英气逼人的眉眼不说,就看他这身材,至少都有一米八再加上平时被衬衣完美勾勒出的肌肉,要真有别人叫他娘娘腔李穆穹一定会仰天大笑三声然后站在一旁看着这人怎样记住教训,可是这次说这话的人却他自己。他那时候真的不是故意这么说的,只不过是自己比赛的时候哥哥居然没来,赌气而已,当时也没想到居然会被哥哥看到。
想到这里,他又忍不住喊了声:“哥……”这次却不经意地带了丝苦闷。
“我真的觉得娘娘腔很好听,真的,以后我就叫你‘娘娘腔的弟弟’好了,简称‘娘娘弟’”
话是这么说,但是李穆宇却走上前了一步,把李穆穹轻轻地拥进怀里。
“哥,我好想你……”上一次见面是上个月十二号,李穆穹记得清清楚楚。
这句话刚说完,两个人都沉默了。
李穆宇忽然开口了,低沉的嗓音响在李穆穹耳边,很好听。
“穆穹,你都长得这么高了……”
李穆穹的下巴抬高了后,能搁在李穆宇肩上,这是一年前的他做不到的。但他却摇头,有些闷闷地说:“还是比你矮。”
李穆宇轻笑,说“今晚总算赶回来了,公司现在基本上稳定了,以后我可能有更多的时间能陪你。”
“嗯……”
“好了,多大的人了还像小孩子一样。”李穆宇说着,两人分开,他顺便点点李穆穹的鼻子“快点吃蛋糕,你小子还敢叫我娘娘腔,等下跟我到练功房看我好好教训教训你。”
李穆穹听着哥哥和他开玩笑,有点傻兮兮地笑着,他知道他哥哥只是很久没和他练练了,再顺便检查下他柔道的进度。他哥哥这几年都在忙着工作,哪有闲时间练习柔道?半年前他们就已经开始打平手了,这次他非赢哥哥不可。
“啪啦——”
李穆宇从怀里拿出打火机把桌上的蜡烛点燃,点燃的同时正好让李穆穹仔细地看清了哥哥。今天的哥哥破例地没有穿衬衣和西服,而是换上黑色紧身高领毛衣,显得人瘦又白,让李穆穹实在有些难过。李穆宇跪坐在地上点蜡烛的时候眼神很专注,由于过高,还要微微弯腰,大部分的长发被拨到耳后、背上,但是也有一小缕垂在脸颊边,让人看起来忽然秀气了少许。李穆穹觉得自己更喜欢这个没有伪装,没有带着商业场上必需拥有的气势的哥哥。当李穆宇点完十六个蜡烛后李穆穹还趴在茶几上傻愣愣地盯着他哥。
李穆宇看到他这模样又被他逗笑了:“小穆穹你怎么总是这么可爱啊。”还摸了摸他的头。
李穆穹撇了撇嘴却没说什么。
两人唱了生日快乐歌后,李穆穹闭眼许了个“让哥哥以后都一直陪着我”的愿望。
然后他使劲地吸了一口气,开始吹蜡烛——

“阿——嚏!!!”
李穆宇坐在他对面目瞪口呆地看着他。
蜡烛倒都灭了,只不过不知道是被喷出来的气给灭的还是被鼻涕和口水灭掉的。或许,两者都有。
李穆宇皱了皱眉:“这么冷的天怎么洗完澡穿浴衣就出来了?你知不知道哥不在要好好照顾自己?快去换衣服——”他的话还没说完便被一阵手机铃声打断。李穆宇的眉完全缠在了一起,却还是敌不过,不得已接了。
李穆穹也知道这通电话是关于公司的,他跑进卧室换衣服去了。
他出来的时候李穆宇已经打完电话了,手肘撑着茶几,揉着眉头,很困扰的样子。听到声音抬头来看李穆穹,眼里是满满的愧疚。
“哥,蛋糕什么时候吃都可以,你可以先和我打一场再走么?”
李穆宇看着他,眨了眨眼:“为什么不呢?”
李穆宇记得他弟弟六年前突然迷上了柔道,有时候和他见面会手痒忍不住和他玩玩。每次穆穹到最后都会被摔到地上并且享受穆宇他的铁饼压人肉。(想象一下十岁的穆穹被那时高178重82公斤的穆宇压,不扁了?)但慢慢穆穹的成长已经超过他的预想,已经开始要出全力了,上次见面居然还只能打个平手。他笑着摇摇头,当然,他自己很久没时间练是一部分的原因,但就算他经常练的话,估计还是会被弟弟打败。一个人获得胜利其实最需要的是信念,他记得他第一次跟弟弟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穆穹居然像是听懂了,还点了头。自己的信念呢?六年前他居然向弟弟泄怒气,他自己都不能原谅自己,还谈什么信念?现在只要穆穹平平安安的就好……(虽然我不懂这和信念有什么关系,乱说一堆,请54哈)
“哥,你不要分神!准备好了么!”
穆宇摆出准备姿势,微笑着点点头。
(对柔道一窍不通的某墨逃。。。)
—————我是不懂柔道的墨的分界线—————
“哥……”
李穆穹有点不敢相信的看着被压在身下的人,他居然真的赢了。
“好啊,你小子!”李穆宇被比他矮不了多少的弟弟压在地上,笑骂“‘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不愧是我的亲弟弟——唔——”
李穆宇瞪着眼不可置信地看着李穆穹。
李穆穹也有些不敢相信。他只是看着身下的李穆宇有些干燥的唇张张合合的,便听不进他说什么,只想帮他湿润下,没想到他居然真的做了。
“臭小子,这可是我的初吻!”李穆宇开着玩笑。但熟知他哥的李穆穹却知道表面上是这样看来,但却其实是在要求一个解释。
“我……我……”李穆穹有些傻了,他脑子里一片空白,低下眼却看见李穆宇被滋润过的双唇,泛着粉红,又想吻下去。
“够了!!!”李穆宇猛地一把把他推开,皱着眉,脸上的表情是带有冷酷的严肃,他低声警告自己唯一的弟弟:“李穆穹我告诉你,这种玩笑你跟我少开!”他说完便站起来,也不管一旁倒在地上的李穆穹便走向门外。
李穆穹知道他哥哥是真的生气了,而且十分严重,他立马爬起来,追到客厅去。他的哥哥正在门口换鞋,然后拿上大衣和帽子便要开门出去。
李穆穹他害怕这个冷漠的哥哥,连忙喊出来“哥哥你别走!你听我说,我是真的喜欢你爱你啊!”话刚说完,他便觉得自己被雷劈中了,心从来没有这么凉过。
果然,李穆宇气得说不出话来了,一只手颤着指着他“你……你……”
“不!不是的!哥哥——”
回答他的是“砰”的一声门砸门框发出的声音。
我到底是怎么了!
他蹲下来,双手抓着头发懊恼。但愿明早能和哥哥打电话解释清楚,他不是故意要说那些话做那些事的,他稀里糊涂的就……唉!

第二天,他才发现那不是最糟的。
“什么?伍伯你再说一遍?!”李穆穹咬牙切齿地问着眼前的管家。
黑发中夹着白丝的管家垂着头,礼貌地说:“二少爷,您的转学手续已经办好,请您现在收拾东西,下午搭三点三十分的飞机和我去美国的HS 私立住宿高中上学。”
“哈哈哈,我不信!哥昨天还说以后会有更多的时间陪我的,他不可能,不可能……”说到后面,眼睛却红了。
管家叹了口气:“二少爷,我也算看着你们成长了。你们在我刚来的时候关系便已经非常好,我从来没想过你们会有这么大的矛盾。虽然我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但看得出大少爷这次非常生气,伍伯我也帮不了您啊。”
说着,递上了一个白色信封,鞠了个躬便下去了。
李穆穹恨恨地看着他的背影想,老家伙,你什么时候帮得了我?(抚摸,小穹这在找他人泄火呢,小朋友们,这是不对的噢。)
他拆开了信封,那有力的笔迹,一看就知道是哥哥的。他想到哥哥,也叹了口气,眼里的愤怒慢慢地转变成哀愁。他昨晚一夜没睡,这对他来说是前所未有的,可是就算一晚上都在思考他却想不出为什么他会突然说出那句话。难道他真的对哥哥有难以启齿的感情?(墨:==你都已经说出来了还什么难以启齿?)他想起来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见到哥哥时会心跳加速,见不到的时候会经常梦见他,只不过,这也不能说明什么……
他开始读信,哥哥的信一般都很简洁,这次也不例外。和他猜想的一样,哥哥说让他在国外冷静下好好想想,还说他不懂什么是爱情,最后说了以后会把这件事当没发生过,兄弟还是最亲密的兄弟。
李穆穹露出了一个苦涩的笑,他的确是需要好好想想,但哥哥也不用把自己送到国外去,避着自己啊。哥哥对自己那么粗鲁,看自己的眼神也让人寒心。难道,哥哥真因为昨晚他的举动讨厌他了么……

不经意之间,时间飞快地流走,转眼间已经是李穆穹的十七岁生日。整整一年他的哥哥都没有见他也没有打电话更没有写信。他做得很彻底,真的很彻底。李穆穹想,但是为什么自己丝毫没有把他淡忘,反而更加想念,每刻都在。十七岁的他发育得不晚,有的晚上他还会想着哥哥……他脸红了。他还记起了小时候的那些事,当父母还不是那么忙的时候,会经常带哥哥和自己出去玩,哥哥会到处指着然后教给自己新的知识。呵呵,似乎从有记忆开始,他就是个负责的哥哥,一直全心全意地对自己好,但自己却……唉,伤了他的心。他现在明确的知道自己喜欢哥哥,不是亲情的那种,而是男女之间的爱情。多亏美国对恋爱很有经验的同学们了。学校的宿舍是两人一间,所以两人有时候晚上会聊些这类的。
美国的学校,圣诞节会放超过一星期的假,正好李穆穹可以在家里好好的给自己过生日,这样也不错,一个人静一静。
“叮铃铃铃铃……”
电话响了。
会是谁?不会是哥哥就对了,他想。但还是不可抑制地抱着希望走向前,拿起电话。
“Hello?”
“嘿,穆,是史蒂芬妮。”
“噢,你好。”他就知道啊……
“你今晚有时间么?”
“有的,怎么?”
“就是……”她突然结巴了。李穆穹笑笑,他猜到为什么原来总是直来直往的女孩儿有些停顿了。
电话那别突然传来一阵噪音,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嘿,别动!别,把它给我!你这个坏家伙!”这是史蒂芬妮的声音,只不过听起来离话筒好像有点远。
原来是在抢话筒,李穆穹被逗笑了,为什么她们都这么可爱。
“嘿,李,是布莱恩。你还在么?”
“还在的。你们怎么了?”
“呵呵”布莱恩爽朗地笑笑“伙计,你有艳福啦,史蒂芬妮要约你出来噢~”
李穆穹笑笑,这些人不是叫自己穆就是叫自己李,因为他们总是会把穹读成江,让他郁闷无比,只好叫他们改了。
只听话筒那边又一阵吵杂,话筒又到了史蒂芬妮的手上。
“穆,别听他乱说,我们几个想约你出来替你过生日,你的家人都不在这边对吧。”
李穆穹有些感动,他故意逗了逗她。
“你确定不约我?我可是很抢手的噢。”
“嘿!就连你也开我玩笑!不说了!给你二十分钟到老地方来,已经包了房间了,不来等开学了看我们怎么整你!”
“好的好的女王殿下。”
“啪”
李穆穹摸摸鼻子。也好,去见见大家,闹一闹,自己就能暂时把哥哥忘了,对自己也好。

“少爷您要出去么?”伍管家站在门口恭敬地站着。
“是的,伍伯,带我去学校那边的酒店。”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很晚,李穆穹看了看钟,又是十一点。在李穆穹住的州,未满18是禁止喝酒,所以他们也只喝了一些汽水。李穆穹只喝了果汁。据说汽水里含有咖啡因,而且,经常喝会流失钙?

“少爷,您把手机忘在家里了,刚刚响了几遍。”
“好的。”李穆穹口中应着。还有谁会这么晚给他打电话?
“您有三条留言,三条未读。嘟——‘穆穹,生日快乐’”电话那边传来有些低沉又有点冷淡的生硬。李穆穹愣了愣,忽然感觉心跳得很快。是哥哥,是哥哥!哥哥给自己打电话了!可是他却忘记带手机,居然没接到……
“请按7号键删除,2号键保存。……留言已保存,新留言:嘟——‘穆穹,这么晚去哪里了?’留言已保存。新留言:‘穆穹,不要随便和女孩子乱搞,见到喜欢的女孩子要告诉我,最好能带给我看一下。’”
李穆穹摸着鼻子苦笑,当年“X照门事件”发生后,哥哥放下报纸,曾经严肃地警告过自己,还说要惹出什么麻烦他是不可能帮自己善后的。可是李穆穹他从小就是个乖学生,又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呢。
不过,喜欢的女孩子……?他的目光扫向伍伯,咬牙切齿,他什么时候有过喜欢的女孩子了?
“咳咳……那我先下去了”伍伯感觉到不对,连忙逃走。

李穆宇现在正站在“家”里的落地窗前,夜色很美。这个城市污染严重,平时晚上都看不见的星星,今晚却出奇地露了脸。穆穹是喜欢看星星的,小时候还曾经拉着自己爬到屋顶看星星,结果吹了风,感冒了。李穆宇回想着,下意识地笑了。
他也很想弟弟。两人从小就一起长大,从来就没有离开过这么长时间。穆穹很缠自己,离开这么久对他来说也很难受吧。但是他却狠心地把自己最关心,最在意的弟弟送到了国外去。可是不这样做,又怎么能断了他的心思呢?李穆宇以为。却没想到他也长大了,要找女朋友了。 忽然,放在一旁茶几上的手机忽然震动了起来,他很快便反应过来,这是弟弟的电话。
“喂?是穆穹么?”
“哥……”隐约地,有哭腔。
“你……唉,刚刚才想说你长大了,没想到还是像个孩子。”李穆宇有些无奈地说。
“哥,你是不是原谅我了?”
李穆宇沉默了一会儿,李穆穹有些怕了。
“哥,你说话……”
只听李穆宇一声叹息。
“唉,没什么原不原谅的,你只是不懂事,也没有做错什么。生气是我的不好……”况且你都有喜欢的女孩儿了。
“哥,你把我送到美国后,我想了很多……我还是觉得自己喜欢你,哥。”
“哥也喜欢你,穆穹。”李穆宇尽量保持平静地说。
“不,不是!是爱情的那种喜欢,不是兄弟之间的。那个今天约我出去的女孩子只是同学,他们要给我过生日。哥哥我是真的喜欢你,你不要再把我当小孩子了好么。”电话里的李穆穹近乎哀求着。
李穆宇觉得他又头疼起来了。
“穆穹,你要和女孩子交往我没有意见,你也老大不小了,等你到了十八岁我也不会再把你管得那么严了,现在我很忙,以后再说吧。”
说完便挂了手机。
李穆穹确是觉得绝望了。他再一次毁了他们之间的关系。

2013年1月2日最新资讯报导。
天成公司总经理,年方二五的李穆宇昨日离奇失踪,但是天成公司却没有陷入一片混乱,据知情人透露,李先生在走之前已经打理好了一切,所以这并不是绑架之类的案件,而是当事人自愿的。不知道李先生会为了什么事将百万资产丢在脑后随意消失,有人猜想是前总经理对美女一见钟情,因而抛下一切去追求美人。也有人猜想李先生是去寻找当年他父母失事的真正原因。不管是为了什么,李穆宇先生的失踪碎了一片关注他的女性的心……
坐在飞机头等舱,戴着宽大墨镜的青年看到这里,嘴角勾起了一抹笑。他的长发编成了粗糙的一条条小辫子,随意地扎起来,搭在背上。魅力四射的他,引来周围女性的注视。
“在看什么那么开心,哥?”
这个声音是……
李穆宇转过身,惊异地看着坐在他身后的李穆穹。
“穆穹!你怎么会在这?”
李穆穹笑笑
“就准哥你一个人走,不准我来找你啊?”
“你……”
“哥你还真的在我十八岁的时候不管我了,连公司都丢下了,你知道我没有你的消息有多难过么?”
李穆宇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你现在还不是找到了?
“再说了,我已经十八岁了,你也管不了我,你可不能叫我回去!”
“你……唉……”
李穆穹笑嘻嘻的。他喜欢他的哥哥,并且不打算放弃,就算哥哥不接受他也可以,但是他却不能忍受离开他。
李穆宇叹了口气。算了,就让他粘着吧,总有一天他会发现他弟弟对他不是真正的爱情,他想。(墨:妄想)
于是祝大家新年快乐!
还有,关于结尾。
我也不是没有想过要给一个幸福的结尾。
但是往现实一点的方向想,实在是不太可能。
李穆宇一直把李穆穹最亲密的人,一直很关心他,可是自己的弟弟却突然跟自己表白,作为一个哥哥他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接受的。
但这是小说嘛,耽美小说,是不现实的,再雷的情节都有人写过,我还怕什么。
于是过段时间会上个小说版番外。
额。。。要H的站一边去。。
这也算我第二篇完结的吧。。(两篇都是短篇)
但是我觉得好多地方不对劲,好心的同学们可以帮忙提提意见。
那啥,拒绝转载。。。因为实在拿不出手,囧,当笑话转也不行!

Comments

Post Comments

(設定しておくと後でPC版から編集できます)
秘密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