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5.23 Thu 14:00

5/22/2013回到家了


>几天前的晚上和sy看了《那些年》。其实我是正好想看的,虽然只是在hl面前装作不在意地提起过,但是他轻蔑的态度让我打消了那个念头,也说了些什么类似青春很不切实际的话,就算这样也还是感兴趣的呢。
看完了感想感想并不是很多,也许和我感情上缺乏经历有关吧,我并不是很能引起共鸣,但还蛮深刻的让我理解到了得不到的就是最好的。如果两个人最后在一起的话,可能长期下来因为各种摩擦把所有的心动和回忆都磨光吧,也就不会有这么一个故事了。

>看完后和他聊了很多,关于感情,也有一些其他的杂事。我喜欢偶尔的这种交心的感觉,毕竟能够清楚的表达自己的想法,被赞同或者不被赞同,只要被理解了也会很舒心,并不是那种日常肤浅的随口的交流。

>记得过生日的时候,大家玩卧底游戏,失败的人来真心话大冒险。我出了几道题,把大家糊弄的,哈哈。hl似乎特别想让我真心话大冒险,不知道他怎么打算的,不过他争着出了道题,也让我玩了一局。他出的题是初恋还有暗恋,而我拿到的是初恋。当大家都说什么青涩,美好回忆,难忘的时候,我想了很久才说了句“还好吧”,于是众人表情扭曲地我把第一圈就淘汰掉了。我果然不适合这个游戏,每次都第一轮被投卧底。

>五月二十日的时候,我一大早就去考德语了,稀里糊涂地乱填了一通后回来补了会儿觉。晚上本来一个人看Fringe,但是室友都回家了,房间那头空荡荡的,我一个胆小鬼看Fringe真心有点怕,所以把sy叫过来陪我一起看。但是我都怕得不行了他还把坚持房间的灯关了,我看不清周围,也看不清他,深怕一不注意房间就多了个什么。有些镜头我害怕的时候就拿手遮着眼睛,他非要把我手给拿下来,然后握在一边,我便尽量不着痕迹地把手给抽出来。尽管这样,我觉得有个人还是不那么怕一些。走之前他曾说本来想和我表白的,我便截住他的话头,说不用了。我不是很懂他,虽然他没有表白过,但是我们之间的事情老早就已经摊得很开了。双方都不笨,有些事情不用说得太明白,怎么说他都知道我对他没那个意思。如果能做朋友的话最好,不能的话也随他。一起看致青春也是事情摊开后久违地一起做些什么,但就算这样他不想的话也不必,我不认为我给了他什么信号。也许觉得丢了面子吧,他开玩笑似的单方面的给了我好人卡。不让他表白他便给好人卡,真是让我囧囧有神。

>我以为这事就算过了,二十一日的时候他说可以帮我收拾行李,我也就让他过来了。后来收拾过程遇到瓶颈的时候,我们就坐着休息了一会儿,结果他忽然开口了。他说:“yn,我觉得你是喜欢我的”。我又被囧到了,因为之前坦白的时候他也说他认为我喜欢他。我当时就特无语。他继续说,:“有时觉得我觉得你是个很有趣的女生(这里我打断他说我一直都是个很有趣的女生),但有时候又觉得看不懂你。我觉得我们不适合做‘朋友’,所以做我的女朋友吧。”我和他说之前就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问我是不是给了他什么信号,但是他却说他觉得我只是在压抑我的感情,因为怕受伤。原来是这样就可以把我以前说的一切都推翻,明明一起看《那些年》的时候我又说过好在他从来没有表白,上个星期给他写的感谢卡也说了很高兴能和他做朋友。我真是服了。

>有些事我的确喜欢放在心底,不想和所有人说,但是我并不会压抑自己的感情。我很了解自己,不需要别人告诉我我是怎样想的。压抑感情之类的,这不是只有小说才会发生的情节么?我觉得自己并没有小说主角那样感情丰富。我并没有什么好怕的。说实话,虽然我不喜欢他,我不介意和他交往,我喜欢有人能陪着,所以有一个男朋友对我来没有坏处。但同时,还有很多其他的我不喜欢的男生我不介意交往,只不过,在没有感情的前提下交往是不正确的,也丝毫没有意义。虽然节操这种东西我饿的时候早就啃光,但是优良品德我还没有抛弃,我会做出自己认为是对的选择。

>有时候我对感情很迷惑,不懂为什么自己不介意和不喜欢的男生交往,一般人不是非自己喜欢的人不可吗?难道我真的没有节操?也许我只是不懂什么是真正的喜欢,而不介意交往就代表着喜欢了,但这样的话我岂不是喜欢着很多男生?回来的路上和老妈好好地讨论了一下,结果是,如果见到一个人就开心,会希望对方开心的话,这才是真正的喜欢。而且,就算再怎么合适的人出现,如果不喜欢的话也不能交往。没有意义不说,如果那时候真爱出现了怎么办。我想起来了,情人节DC的漫展的时候,我是真的对jc动过心。之前有一篇日记草稿中提到过他:

>“不知道怎么会再次梦到JC的,我单方面对他的想念早该停在2月14的那个周末,在DC仅仅三天三夜中的几次相逢。我到底是有多单纯?怎么会这么容易就落入对方的陷阱?就连在相处的时候我已经很清楚了他只是个喜欢围绕在可爱女生身边的风流人,我很清楚他不是我应该喜欢上的人,可心却骗不了人,的确是对他有过心动。他比我大整整八岁,可是看起来却年轻得多。他风趣,他幽默,有着成熟男人的神秘,却有着年轻男生的天马行空,有着成熟男人的理智,又有着年轻男生的疯狂与可爱。而这份心悸在活动结束之后居然成为了活动中让我快乐的最大原因。真可笑,真丢脸。

我知道我自己还想再见到他,我也知道我明年同一时间再去DC的话是能够见到他的,说不定再玩儿似地和他见几次面,让他伴着我全场转,或者我陪着他看他拍照,录像。只不过,那时候我该在德国留学了,他说不定也能找到另一个又傻又单纯的小女孩,使她落入陷阱。我自己也有自己该有的骄傲和自尊,不容许我在FB上去找他,然后等他爱回不回...

梦中的他有着类似于地主般的身份,或者是看守者,而我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想要逃脱,他也很清楚这点。到后来,他忽然放弃了,说要帮我逃脱。那时他隐隐受伤的表情让我即使是在梦中也很难过,当时就迟疑了。

不知道在梦中JC的身份怎么会是比我高且处在敌对的关系的,也许是因为和他的几次短暂相处我都是处于弱势吧,主动地思念他,被动地等他来找我,被动地等他不来找我,处于弱势地发信息给他,让他看穿我的心思。
如果不能忘记的话,就微笑着怀念吧。谁没有年轻时单纯幼稚的年华呢?”


>现在想想还有点觉得疯狂,我一直认为自己是理智的人,但是明明知道他不是正确的人,但却心动了。也许这是由于他一开始就表示了好感的原因了吧。后来他问我是不是真的是十八岁,我困惑地看着他,说是的,然后他很专注地凝视了我一会儿,然后他说了声“真可惜”。我问他怎么,他却不回答,转开了话题。也对啊,一个二十六的人要对小他八岁的女生下手也很不容易吧?虽然我不介意年龄上的差距,但是我很清醒地意识到了我们是不同世界的人。接下来的三天,我并没有压抑自己的感情,和他几次约了游场,享受和他在一起的时间。当然,我没有傻到让他发觉我对他有好感。

>今天(星期三)是放假回到家的完整的第一天,一大早老妈就把我叫起来,单方面地与我商量暑假的计划,无非就是考驾照,打工。我希望在工作之余,能有空以知识来充实自己,让暑假没有白过。这是我的计划,因为我真的是太久没有学到过什么了。我也真TMD讨厌纯粹地用时间换金钱,虚度光阴,也特别讨厌曾这样过的我。我想要改变,而暑假便是我的机会。除了看书或者提前预习下学期的课程,我不会忘了练习长笛的,顺便画画人体,把基础抓牢。唔,也希望能够好好利用家附近的健身房,开学之前和现在真的长了很多肉啊,现在不仅被hl说有婴儿肥了(尽管他强调有婴儿肥才好),还被kwl说胖,明明以前他说我体型再怎么样都没关系好吗_(;з」∠)_

>总之,加油!我可以的 ^ ^

Comments

简朴静寂 #- URL

真复杂

在我看来,没有比“喜欢”更复杂的东西了,人怎么可能会“喜欢”上另外一个人呢?无论是那些年,还是致青春,我都是不看的,对于我这种人来说,无法理解。
真复杂啊

2013/05/26(Sun) 22:09       

Post Comments

(設定しておくと後でPC版から編集できます)
秘密留言

Top